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CR +收藏 已有0 人收藏 +发表新主题

pd.兵力的配置p

2021-2-22 18:59 [复制链接] 24 0

伤春
  

  伤春

  ——溪涧石

  

  

    

  时令已进入初春,大地万物一片生机,那冬日的银装素裹早已被春风拂去。眼下人们开始了一年的劳作。田间可偶尔看到勤劳的庄汉人正弯腰在自己那仅有的一亩三份地田里耕织着。

  下课铃声响后,同学们都蜂拥着走出教室,尽情的享受着这久违的阳春三月的气息。忽地一人跑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章旭东,你家里打电话让你快些回去”来人却是班主任王老师,他上气不接下气,且脸色很难堪。

  “什么事啊?”满脸的疑惑与恐惧。

  “不知道,”怜惜的语气中带着同情说:“你快写个请假条我批了你快回去

  回到宿舍慌乱地收拾了一下装馍的褡裢,蹬着自行车忽忽地从二十几里远的学校往家中赶。

  一路上,他心里琢磨着家里能有什么事呢?突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不祥的预示,脸上霎时颜色变的煞白“莫不是爷爷……”想到这里他再也不敢往下想了。当车子驶入村间的土路时,村子里的饿人们都投来同情的目光,此时他知道已无须什么证明,看来要发生的终久还是来了。

  车子刚停在院外的打麦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出出进进,头上都象征似地缠着一缕白纱。这是这片陇塬不知从什么时候就流传下来的习俗,哀悼亡者,已进孝道。

  此时,章旭东已感到天昏地暗,眼前一黑,一头扎倒在地。当他醒来时,只见周围拥着几个长辈。服下一碗汤药后,身子才感到有点精神。随之走出东边的房门。其实他是热血盖脑,服一些安神的药就可以了。院里人拥人挤,都在为章老汉的后事忙碌着,搭筵棚的搭筵棚,立锅台立锅台。院中人们都一脸的惆怅和惋惜。

  旭东往上房客厅里走去,爷爷的灵堂设在了那里。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感到脚有千斤重。好不容易走进灵堂,一头扑倒到祭桌前,一声竭嘶底里的哭嚎迸出了灵堂,院中忙碌的所有人震惊了。

  “唉,,,,,,老汉这一走,这娃娃最栖惶了。”

  “可不莫,这下再莫人惯他了。”

  “在这个屋里,这娃娃就失去靠山了。”

  “就是这话,他爷只有这一个宝贝蛋子,视如珍宝,害怕娃受点啥委屈。”

  旁边一个搭棚的人走过来:“就是啊,你看老汉在世的时候,每周星期天都把碎瞎熊往车子上一带,赶集吃羊肉泡馍。”他是章家雇来的长工,满脸的老纹就象蓬勃生长的树枝,年龄和旭东的爷爷差不多:

  “唉,,,,,,老汉一辈子没稀奇过啥,只有这个碎熊天天能让他开心。”

  “再不说啥,你看咱们和章老汉搓麻将时,老汉输了钱时的那怒爆脾气见到外个碎熊顿时烟消云散,满肚子的欢喜。”

  “娃哭得跟个泪人似的,看来老汉把外家伙没白疼。”

  傍晚时分,要上坟扫墓,章旭东才勉强被人搀出了爷爷的灵堂。其实他一整天都没吃饭,自从中午蹒跚进灵堂就他一直没有出来,跪在灵堂旁的麦秆上,为他爷爷守灵。他似乎又回到了童年,想起和爷爷一起跟集,和爷爷一块看守苹果园。

  屋外的人依然忙碌着,杏花已在轻柔的微风吹拂下挂上枝头。沟里远远望去已不见年啊冬日的荒凉,只披上了一点淡描时事想了解本周发生了什么,知道这20的绿色。一声声叫春鸟的叫声在山沟里回荡着,仿佛要把以前的春光再叫唤回来。而人们正在坳里的田地里拼力地忙碌着。

  牟……

  塬上传来一声牛娃的叫声.
使用道具 举报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最新评论 | 正序浏览
只看楼主|楼层直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比特库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比特库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